歡迎來到青海網絡廣播電視臺!

高郵老人自建烈士紀念碑 奔波三年自費收集資料

來源:金陵晚報作者:編輯:陳艷發布時間:2019-04-03 查看數0

為了這座紀念碑,楊文華查找了大量資料。 金陵晚報記者姜靜攝

老人親手撰寫碑文

昨天,記者來到高郵市臨澤鎮朱堆村,在路邊隨便問一個村民,都可以清楚地告訴記者,該如何到達紀念碑。來到紀念碑前的小廣場上,記者見到了69歲的楊文華老人。“從退休后開始,我花了好幾年時間,都在忙著查詢我們村烈士的資料”。

記者看到,這座紀念碑高3米,寬0.9米,上面寫著“革命烈士永垂不朽”,已有20位烈士的姓名和生卒年月刻在了兩側的墻上。在最右側,則是一段“烈士碑記”:“子嬰河畔,哀思長嘆,官河成垛,九雄男漢,回溯往事,胸涌波瀾……”楊文華告訴記者,這段烈士碑記是他為紀念烈士寫的。

在紀念碑前面的路邊,一塊“高郵市臨澤鎮愛國主義教育基地”的牌子,很是醒目。志愿者郭長喜告訴記者,這里就是一個沒有院墻的紅色教育基地。“我們希望給年輕人一個紀念烈士、學習烈士精神的地方。”

奔波多地尋找英雄資料

說起立紀念碑的初衷,楊文華很是感慨。他告訴記者,臨澤鎮處于寶應、興化交界處,是蘇中知名的革命老區,曾發生過幾次大的戰役。“有很多烈士,在臨澤鎮的資料上連名字都沒有,甚至有一些烈士,在高郵都沒有名字。但我找到了這些烈士的資料。”

“烈士們用生命換來了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,我應該為烈士們做點事情。”楊文華說,他覺得應該為革命先烈樹碑立傳,讓他們的精神發揚光大,一代代傳承下去。楊文華說,從2010年夏天開始,耗時三年,他先后趕赴南通、海安、東臺、興化、寶應等地,搜集先烈的資料,并整理、撰寫了近2萬字的先烈材料。目前已整理好朱堆村20位烈士的資料。

有一些人,根本沒人知道他們是烈士,甚至連他們的后代都不知道。“潘步樓就是其中的一個典型。有一個木匠,到我們村來買木材,無意中說起有個親戚叫潘步樓,就是這個村子里的人,是烈士。”楊文華說,知道這個消息后,他就開始查找資料,終于找到了潘步樓的事跡,“英雄不該被遺忘”。

幾年來,楊文華自掏腰包,花費了三四萬元,“只要能為先烈們做點事情,我花費這點錢是值得的。”

建紀念碑感動無數人

“一個60多歲的老人,將自己的精力投入到建烈士紀念碑上,這是非常難得的,他感動了很多人。”村民們告訴記者,老人為了建紀念碑花費了很大的心血,剛開始是他一個人在做,后來陸續有志愿者加入。

楊文華告訴記者,不少人了解到他們的情況后,紛紛伸出了援手,有的前來幫忙,有的送來了捐款。“連村里的一些低保戶、殘疾人,都給我們送來了捐款,讓我非常感動,這是對我最大的認可和支持。”楊文華說,目前包括他在內共有219名志愿者,2012年8月15日,紀念碑開始動工建設,當年9月19日,舉行了落成儀式。在建這座紀念碑時,很多志愿者不求回報,主動過來幫忙干活。

“我們共籌集了約15萬元,其中8.6萬來自政府,其余均來自志愿者捐款。”楊文華說。

已納入愛國主義教育版圖

記者發現,對于這20名烈士的信息,楊文華如數家珍,每人的資料都能脫口而出。楊文華說:“目前這個紅色教育基地,已經納入了揚州市愛國主義教育版圖,我們還將繼續努力,進一步完善這個教育基地。”

楊文華告訴記者,要打造紅色教育基地,目前還有一些困難,資金問題是最重要的一個。他們正在籌建革命烈士博覽館和村史博覽館,這些都需要大量資金。其次是志愿者問題,由于目前的宣傳僅僅限于臨澤鎮,在很多烈士資料的查詢中還有一定的局限性,如果有更多志愿者加入,對后期工作將更加有利。

    科学怪人注册